保育文昌魚,刻不容緩

作者: kmnpepr 日期: 六月 28, 2013

呼籲保育文昌魚-01頭索動物亞門,是脊索動物門中最原始的一群,而文昌魚正是屬於其中的一群生物,其化石紀錄可推究到寒武紀時期。漫長的演化歷史中,文昌魚始終維持大致一定的外觀型態,故被稱作為「活化石」。

文昌魚曾對大陸廈門地區的漁業有重大貢獻,是當地的一種特殊漁業活動,並在當地流傳許多民俗故事。例如:文昌魚,又名「鱷魚蟲」,相傳是被朱熹以筆擊死的鱷魚,死後所化,而文昌魚一名,則可以從《同安縣誌》中的紀錄得知:「文昌魚,似鰻而細如絲,產西溪近海處,俗謂文昌帝君誕辰時方有,故名。」

金門,過去受到戰地政務的影響,其經濟開發受到限制,但也相對的保持了許多野生動物棲地的完整性,例如在台灣地區已絕跡的歐亞水獺與大鱗梅氏鯿,時至今日都還能在金門地區有所發現;另外,其地理位置靠近大陸的關係,也擁有了許多台灣地區少見或是無分佈紀錄物種,例如戴勝、栗喉蜂虎、緬甸蟒、與鸕鶿等。在海域生態上,除了鱟外,也曾在2010年發現紀錄有中華鱘,和發現過有「媽祖魚」美名的中華白海豚。

如此可知,金門地區在生物多樣性保育工作上的重要性 近年屢次發生大陸漁民非法入侵金門海域捕撈文昌魚及大陸抽砂船越界抽取海砂的事件。加上金門當地養殖漁業的發展,都造成對金門廈門海域中的文昌魚威脅。

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委託中華民國溪流環境協會邵廣昭研究員,於99及101年進行「金門海域生態調查研究文昌魚之資源調查與應用」,蒐集及調查金門國家公園及鄰近水域文昌魚分佈的基礎資料,完成針對金門周遭所有海域文昌魚族群現況的調查,希望能全面了解當前金門海域文昌魚族群資源的現況。

本研究於金門水域以一截面積為50 cm×30 cm 的不銹鋼方形為開口的底拖挖泥器,後端加上長度50cm 的封閉網袋,網目小於1 mm,進行底拖作業,將採集的底質先裝入塑膠桶中後,帶回岸上進行文昌魚(圖一)淘洗。在野外挖砂採集文昌魚的過程中,也將底拖收集的底砂帶回實驗室作粒徑和篩選係數分析。大部分的採樣測站因為其底質環境為細砂或極細砂,且篩選度不佳,並不適合文昌魚棲息,故未能有所發現文昌魚。僅在9個採樣地點(圖二),其底質環境適合文昌魚棲息(粗砂,篩選度佳到中等佳)的地點都有捕獲文昌魚紀錄。其結果符合文獻中指出文昌魚的分布和底質狀態具有密切關係。而文昌魚分佈的位置,也和大陸對廈門地區文昌魚族群分佈情況所做的調查,大致相符。

金門廈門海域棲息著兩種文昌魚,分別是白氏文昌魚(B. belcheri)和日本文昌魚(B. japonicus),兩種文昌魚有著共同的棲息地。然金門周邊海域的文昌魚調查結果與大陸對廈門海域文昌魚資源調查的結果相符合,顯示廈門金門海域的環境已不適合文昌魚的生息。

過去廈門因經濟建設的需要,所構築的高崎─集美海堤、碼頭與機場的興建、和挖沙作業都對海域中棲息的文昌魚造成影響。特別是改變了海水迴游動力使得淤泥沉積因而底質改變。使得廈門集美到劉五店地區的文昌魚絕種。未來幾年中,金廈兩地文昌魚族群還要面臨連結大金門小金門兩島的金門大橋興建和廈門市將在翔安區大嶝島和小嶝島間填海建設新的翔安國際機場。除了直接的棲地破壞外,建設完成後所連帶造成的海流改變,將會使底質改變進而威脅已經很稀少的文昌魚族群。更不用說這些建設完成後所帶來的人口增長和觀光旅遊所連帶產生的環境壓力上升。
大陸方面已經正視經濟開發與生態保育所造成的衝突,並建議在經濟開發壓力較小的地區―東山島,設立新的文昌魚復育基地。本研究提出應該在台灣其他海域進行文昌魚的資源進行調查,尋找其他可能的文昌魚族群並規劃新的保育區域,例如東沙島等文昌魚分佈的潛在區域,視情況作為金門海域文昌魚族群的庇護所和種源補充來源。

呼籲保育文昌魚-01
▲ 圖一:金門水域採集到的文昌魚。
呼籲保育文昌魚-02
▲ 圖二:金門水域的採樣點位置分佈圖,紅色表示有文昌魚捕獲。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Subscribe to my RSS feed

留下評論